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荒世界_江波的科幻天地

关于科学,还有未来的想象

 
 
 

日志

 
 

土斯星纪事 1  

2007-03-09 23:48:35|  分类: 发表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鸣挤出电梯。臃肿的密封服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只蛹。他笨拙地挪动身体,进入隔离舱。厚重的舱门在身后关上。

嘶嘶的充气声充满整个空间,还有一些时间,杜鸣开始考虑怎么和凯说这件事。

整个研究所没有任何其他人活着,他和凯可能是唯一的两个幸存者。他们手脚痉挛,全身扭曲,胸口的衣服被撕得粉碎,而紧紧扼在脖子上的双手似乎恨不得将气管掐断——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所有人死于窒息。

隔离舱的内门打开。凯已经在那儿等着。杜鸣摘下头盔。凯望着他,希望从他的眼睛读出些什么。

杜鸣缓慢地摇头,“很糟糕。”他很郑重地说。凯使劲地摇头。

“通讯中断了,我去找人。”

情形让人绝望。整个研究所是一个可怕的地狱,到处是倒毙的尸体。庞然的建筑一片寂静。

杜鸣坐上梵天号,一点点地把梵天号从机库挪到起降场。

太阳正在升起,阳光经过甲烷层的过滤,把天空染成绯红的颜色。塔后的电台发出准点广播。

杜鸣拉起梵天号,贴着峭壁飞行。他飞向十里外的塔后城。

梵天号升起到两百米航道空间。地面上随处可见坠毁的飞行器,摔得支离破碎。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挥之不去。引擎细细的嗡嗡声仿佛充满整个空间,让杜鸣心烦意乱。

准点广播之后无线电一直响着沙沙的噪音。塔后机场保持着沉默。很快杜鸣看到了塔后城的标志性建筑福尔松大厦。大厦灯火辉煌,看起来仍旧活力无穷,这让杜鸣得到一点安慰。然而,希望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梵天号在塔后城上方盘旋。街道广场建筑物,没有一个活动的人影。一些飞行器坠毁在街道上。到处是倒毙的尸体,所有的人都死于窒息。整个城市陷落在可怕的死亡寂静里。

徘徊了几圈后,杜鸣决定回到实验室去和凯待在一起。

 

“难道只有我们两个?”

“塔后发生了同样的事。我想没有别的实验室像我们一样,是全封闭的。所有的人都死于窒息。空气出了什么问题。”

杜鸣和凯是幸运的,为了研究星球生态,研究所在三年前开始投资建设这个全封闭实验室。两个月前,封闭实验室正式开始运行。它高度密封,和外部隔离,有独立的空气制造系统和生命保障系统,事实上,它按照一个前进基地的标准制造,如果一个最早期的探索者来到这里,会发现一切都很熟悉。这种封闭系统在待开发星球很常见,被称为大猫,通常作为观察哨使用,然而土斯星早已是一个成熟星球,二十五年前空间殖民署回收了最后一个大猫。

援救遥不可及,援助通道已经关闭了将近三十年。土斯是一个成熟星球,谁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种毁灭性灾难。六万八的人口,在短短几分钟内全部死亡。

“我们该怎么办?”凯有些不知所措,她扶着墙,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突然间,她哭起来。忍了很久,她终于忍不住。

杜鸣拍拍她的背,“别着急,我们会找到办法。”无论是一种安慰还是真的可能,杜鸣觉得自己必须这么说。凯并不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她从来不依赖男人做任何事,此刻她却靠在墙边,眼巴巴地望着杜鸣,似乎杜鸣是唯一的指望。

“生命维持系统可以足够让我们活下去,两年,三年,都不是问题。”

“两年以后怎么办?我们还是要死掉。”

杜鸣透过玻璃幕墙看一眼倒在走道里的两位同事,“会有办法的。不论如何,不能坐着等死。我要去顶楼看看千里眼。摆弄那个家伙会帮我们带来救援船。”

杜鸣沉静的态度让凯平静下来,她恢复了一贯的自信态度,“我和你一起去。”

“不,我去就行了。你在这里比较安全。”

“不能一直让你冒险。而我仅仅待在安全的地方等着。”

“你更擅长数据分析,我出去检查通讯,你可以检查数据,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杜鸣重新穿起密封服。在套上头盔的时刻,他想起了某件事,“对了,所有的坠毁飞机都没有爆炸,空气里可能没有氧。你可以接入气象中心的数据库查一查。到底是不是氧出了问题。”

“好的,我会试试。”

“我怀疑是某种强烈的气象导致急剧的垂直气流,把顶层的甲烷带入地堑,直接导致氧气成分急剧下降。”

“有点意思,我会查的。不过,甲烷层距离我们有三万米,而且那是平流层,这么特殊的气象应该很早就有迹象。”

“也对,看看数据再说吧。”

 

大厦顶部是观测基地。这里有三十五个房间,每个屋子都有各自的观测项目,千里眼在最里边。千里眼是一个内部称呼,正式的名称是顶层观测和卫星通讯集成中心。主要任务是观察顶层,与卫星保持三小时一次的通讯联系。

顶层是行业术语。土斯星的个头不大,赤道直径近六千公里,却有着奇特的地表,卫星图片上显示的是一个皲裂的褐色大球,就像一个布满裂纹的胡桃。每一道裂纹都是深不见底的沟壑,两万米到四万米不等的绝壁悬崖。初期的光谱分析表明星球大气成分以甲烷为主,属于原始大气,然而进一步的勘查却发现沟壑底部大约四千米空气层富含氮氧而没有甲烷,比例接近可呼吸大气。从四千米往上,氧气含量逐渐减少,在三万米高空,形成甲烷为主的平流层。这是一种奇特的大气分布,然而却在土斯星球存在。这意味着不需要庞大复杂的制氧系统,人们可以在地堑中露天生活。这是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塔后城很快建立起来,来自各地的移民迅速填充着这个新开发的处女地。星球气象学飞速发展,《土斯星气象》成为行星气候学会的重点科研项目。顶层这个术语也逐渐流行,变成一个口头词汇,它指的是覆盖整个星球表面,厚达二十公里的甲烷层,就像一个屋顶,覆盖在所有地堑上空。

杜鸣进入千里眼。保安人员趴在桌上,僵冷多时。携带的氧气罐通过安检门时引起了刺耳的报警,然而已经没有警卫。杜鸣笨拙地挪动身体,他可以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

到处都是屏幕,杜鸣无所是从。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中心的真实情况。他读过无数报告,也无数次和观测人员通过话,然而他来到这里,还是感到无比陌生,一道鸿沟横亘在抽象数据和眼前庞大复杂的仪器之间。

突然他看到了大明。

大明高大的身躯倒在地上,脸部贴着地板。这个姿势很难看。杜鸣翻过大明的尸体,让他有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拉开他的手,尽量拉直。

大明的全名是李正明,赫赫有名的行星生态专家,杜鸣的导师和朋友。两个月前,封闭实验室开始正式运行,他接受杜鸣的邀请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加入研究。两个星期前,他才抵达土斯。杜鸣充满了愧疚感,他费劲地跪下来,帮老师整理衣服。

大明的手里紧紧攥着什么。那是一只笔!

杜鸣下意识地抬头看着眼前的操作台。他很快找到了大明最后写下的便笺,就在屏幕上,仍旧在闪亮。

刺榕à地上桉à高地蚁

高地蚁后边是一个大大的惊叹号。刺榕和地上桉用红色的框圈在一起。然后是一个红色箭头,箭头所指的方向写着人类。最后加上的一笔是大大的红叉,正打在刺榕上边。最后的红叉非常仓促,笔画看起来很虚弱,也许这是他最后挣扎着补上的东西。

杜鸣打开通讯,“凯,我看到大明了。”

“哦,他怎么样?”凯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

“过了。”

“杜鸣,他永远和我们同在。”

“我看到一点东西,可能你更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什么?”

“根目录下,访客空间,3497存盘,大明画了个图。”

“好的,我看看。”

 

土斯是一个怪异的星球。它用厚达二万米的甲烷层包裹自己,仿佛一个原始星球,却在深层的谷底有着适宜人类生存的天然条件。两种植物遍布整个星球,刺榕和地上桉。刺榕长在悬崖绝壁上,生活在氧气层;地上桉生长在高地,甲烷层。除了这两种植物和少量细菌,整个星球几乎没有其他生物。断言土斯就是刺榕和地上桉的星球为时过早,然而这个星球物种稀少却毫无疑义。

另一个更为怪异的事件是高地蚁的发现。十年前发现第一只高地蚁。这种小生物以惊人的速度在整个星球上繁衍。他们以地上桉为食,分泌特殊的粘液构筑蚁巢,不分昼夜地觅食,筑巢,繁衍……仿佛一种繁殖机器。如果行星勘测发现这种生物,那并不让人惊奇,让人惊奇地是五十年前人们来到这个星球的时候,完全没有这种生物存在的踪迹。五年前他们仿佛从地下冒出来,旋风般地席卷整个星球,让地表形态发生了不小的改观。幸运的是,它们只在甲烷层高地活动,从来不进入谷底。高地蚁和地球的蚂蚁是截然不同的生物,之所以被称为蚁,仅仅因为人们对蚂蚁比较熟悉,而对这种新生物一无所知。

“这绝对不是一个完整的生态!”李正明刚来到塔后的时候这样子对杜鸣和凯说,“这不平衡。不平衡就很有问题,甚至危险。”

大明的预言竟然兑现得如此之快,以任何人都料想不到的方式发生了。也许他发现了什么,然而没有留下任何线索,除了几个潦草的字迹。

凯接入通讯。

“杜鸣,我看到了大明的文件。”

“有什么发现?”

“刺榕和地上桉属于同种生物。组织切片也已经证明了这点。我想这个可以理解。”

“另外呢?他在刺榕上边划了叉,还有高地蚁和人类也被写在上边。”

“我不知道。如果他早点和我们谈谈,也许我们能理解。”

“可能太仓促了。”

凯沉默一会儿,突然她想起了什么,“你附近有X605吗?”

“我不知道,让我看看……型号是X605。怎么了?”

“这台机器和甲烷层的监视网络相连,你可以打开监控器看看,也许能发现什么。”

“好的,我试试。”

杜鸣用了三十分钟阅读机器的用户手册,终于搞清了几个关键步骤。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他打开X605的监视屏幕,切换了几个监视器后在某一个画面上停下来,仔细调整对焦。设置在遥远遥远高处的摄影镜头忠实地传播着画面。画面里,高地蚁排成整齐的队列匆匆前进,仿佛训练有素的队伍正赶赴战场,远方是一个模糊的黑点,依稀是一个高地。

报警声打断了杜鸣的进程。氧气存量只剩三分之一。

杜鸣接通凯。

“我的氧气不够了。我把机器设置成远程操作,你来控制。”

“好的,没问题。”

“这些高地蚁到底要干什么?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异常,试试看能不能找到。”

“好的,把机器交给我。”

“我去打开SOS求救,然后回去。”

“小心点。”

 

SOS系统并不复杂,千里眼有着数十个蜂窝般的小房门,有一个房门用醒目的红色标志着SOS。打开房门,摁下星际求救,一台精密而功率强大的仪器输出信号,同步静止卫星开始反复广播。

事实上,没有什么人会来进行拯救。除了塔后,这个星球没有别的城市。杜鸣并不奢望能得到拯救。然而,人总是要做些什么来代替坐以待毙,或者,他可以做些什么来暂时安慰凯。

下一个屋子是空气质量检测中心。杜鸣犹豫了一下,推开门走进去。这是杜鸣熟悉的地方,他的母亲有这样一份工作,他从小就熟悉这种庞大仪器,当然,那是在遥远的天鹅星系。他尽量快地找到一台终端,让它打出空气质量分析报告。

一条红线颤颤地画出氧气含量变化,在凌晨五点的位置,曲线陡然下降,十分钟内从20%下降到不足1%,并持续了两个小时,在七点二十的位置,曲线开始以每十分钟2%的速率上升。恢复到正常水平之后,颤颤地走着水平曲线。杜鸣惊讶地看着这样一条曲线,两个小时的缺氧窗口,杀死所有的人之后恢复正常。没有任何其他气体成分加入,仅仅是氧气消失不见。看起来就像一场谋杀。

此刻的空气已经恢复正常。杜鸣将信将疑地屏着呼吸,打开面罩,小心翼翼地呼吸两口空气,感觉一切正常。然而他不敢脱下密封服,谁也不能保证这种灾难不会再发生。他拿出头盔耳机,接通凯,“空气正常!我拿掉了头盔。”

“什么?”

“空气是正常的,我们经历了一个缺氧的时段,从早上五点到七点,现在氧气已经恢复正常。”

“仅仅两个小时?”

“对。”

“简直不可思议。”

“看来并不是气象原因。也不可能是地理现象。如果是地理现象,没有理由氧气消失了还能够恢复,这个星球的物理化学过程再奇特也不可能产生这样的可逆过程,这不是实验室。总有某种东西在控制这个过程。”

“你怀疑刺榕?”

“我不知道,也许别的什么,但是我认为看起来像生物的动作。”

“你是说刺榕?它夺走了空气中的氧,杀死了我们所有的人?”

“我不知道,只是怀疑。看起来大明也这样怀疑?凯,你是专家,想一想这种可能性。”

凯沉默着。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