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荒世界_江波的科幻天地

关于科学,还有未来的想象

 
 
 

日志

 
 

土斯星纪事 2  

2007-03-09 23:56:51|  分类: 发表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一道沟壑里都生长着刺榕。这种蔓藤状的植物仿佛盘根错节的虬根,密密麻麻地遍布整个悬崖。一些气根从主干上长出,垂挂在空气里,一丛丛一簇簇,让整个悬崖从远方看来仿佛深红的毛绒壁挂。

刺榕是生命奇迹。最浅的沟壑深度也在三万米以上,刺榕却能够密密麻麻地从崖底一直生长到接近甲烷层的地方。它用出芽的方式生殖,整片悬崖就是一株刺榕。人类在五十年前来到土斯,发现了沟底的氧气层,开始建筑塔后城。城市就在刺榕的环绕中建成,走在街道上,虽然各式各样的培养植物充斥街头,却仍旧到处可以见到刺榕踪迹。一些隐蔽的角落,总会有刺榕的刺芽冒头。

两年前,有人注意到,刺榕能够在它须根里聚集氧气,须根内部的氧气浓度,通常是外界浓度三到四倍。这个发现引起了关注,吸引了资金。一个专门研究刺榕的科研小组成立,凯是其中的一员。两个月前,凯以植物学家的身份加入了土斯生态研究课题,负责刺榕部分。

是的,刺榕的确有一些特殊的性质,它能够聚集氧,然后向深层组织输送。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功能。可以想象,在岩石的深层,没有活性氧,只有依靠须根从外界获取。唯一让人困惑的地方在于,刺榕的耗氧量很大,根据耗氧量推算,它的地下部分至少是地上部分的十倍。这个结论让人震惊,也让人怀疑。这意味着各个不同崖面上的刺榕会在岩石深层纠结在一起,如果按照正常的逻辑推论下去,所有崖面上的刺榕都在地壳深处连接在一起,连绵不绝,贯通整个星球。有人做了最大胆的假设,整个星球只有一个生物,刺榕和地上桉都不过是它的一部分,也许它并没有发达的智慧,但是显然它和这个星球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个假设,我把它叫做世界之根。它就是生态,就是生物圈。”大明是这个理论的创始者和积极推广者,他曾经在小组讨论会上这样发言。

“世界之根。”凯仿佛自言自语。

“你是说大明的那个假说?”

“是的。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刺榕凶手。根据我的研究,刺榕很简单,出芽生殖,无性繁殖。也许是因为在这个星球上它没有任何竞争对手,它的形态一直很原始,也许它已经保持这种形态上亿年了。这是一个古老的种。也许就像大明说的,它是一个庞大的生物,但是这种植物没有任何危害。”

“但事实上我们对它的认识停留在表面。你说的对,它已经在这个星球上独自存在了上亿年,而我们不过才来到这里五十年,算上最早的勘探,也不过一个世纪而已。证实刺榕和地上桉属于同一物种,也就是一个月前的事。”

“好的,可能吧,你很快回来吗?”

“我看看近一个月的报告是否异常,很快就回去。”

“我发现高地蚁在进行集群。很大的规模,我从来没听你说过高地蚁有这样的规模。”

“是吗?我马上回去看看。”

 

杜鸣终于看到了封闭实验室的大门。这个时候大门看起来很亲切,让人有强烈的依赖感。穿着笨重的密封服挪动起来很费劲,更何况还背着氧气罐。虽然空气已经正常,杜鸣却无法消除灾难再次发生的担心。他不敢脱下密封服,也不敢放弃氧气罐,只有带着这两件累赘缓慢地挪下来。

头盔里传出凯的声音。杜鸣拿起头盔,“我在门口,很快就到。”

“太好了。它们在筑巢。”

“什么?”

“高地蚁!它们大规模集群,在筑巢。”

杜鸣的手指已经摁在密码盘上,听到这句话停下来,“筑巢?”

“快来,看到了你就知道了,不过我怕摄像仪坚持不了多久,它们快把摄像仪淹没了。”

杜鸣迅速地摁下密码,焦急地看着大门缓缓地打开。

凯到底看到了什么?

 

土斯星正在发生变化。自从高地蚁进入人们的视野之后,这种数量庞大,动作敏捷的小生物快速改变着这个星球。褐色的地上桉被高地蚁啃食,破坏,取而代之以深黑的蚁巢。此起彼伏的蚁巢连亘不绝,仿佛黑色的浪潮。这种变化甚至在卫星图片上显示出来。近五年来,星球从一个褐色大球,变成了黑褐相间。星球的赤道附近到处是触目惊心的黑斑,就像不可抑制扩散的肿瘤。

过于剧烈的变化,只能用灾难来形容。当然,对于遥远的甲烷层在发生些什么,人们的反应显得有些迟钝。深深的谷底,新城镇的建设热火朝天,每个人都有一份合适的工作,充实而繁忙,也就无暇去顾及这些发生在高地的事。五年前第一批地质工作者进入塔后城,他们惊讶地发现高地蚁正以疯狂的速度席卷整个星球,按照模型计算,十五年内,这种生物将会扩散到整个星球表面。于是他们发出警告。塔后已经有了独立的政府机构,经过两年的反复讨论,同时考虑到研究行星地理的需要,终于决定建立一个标准的封闭实验室,把这个星球上最常见的三种生物:刺榕,地上桉,高地蚁作为主要研究对象。

杜鸣是高地蚁的研究者。他也许是最了解高地蚁的人。即便如此,这种小生物还是一直让他困惑。

高地蚁是一种群居生物,直观上看,类似于蚂蚁,但比蚂蚁复杂得多。单个的高地蚁是一种有效的采集机器,它有着锐利的大腭,以非凡的效率切割地上桉,它甚至能够轻松切开松软的岩石表面,对于坚硬的岩石,它能够分泌浓度不等的酸来腐蚀。六条细长的腿提供了良好的支撑,轻盈的体态是自然选择的杰出典范……那是大自然造就的精妙机器。在实验室里,杜鸣对高地蚁的了解越发深入,越发觉得不可思议——这种生物应该属于复杂生态的一部分,而不应该在土斯星这样的环境中产生。这里没有足够的竞争,环境单纯,残酷而有效的优胜劣汰法则并不那么突出。单纯的环境造就单纯的生物,像刺榕和地上桉,复杂而精巧的高地蚁与此格格不入。实验室里,被捕获的高地蚁除了爬动不会做任何事,很快死亡。它们并不死于饥饿,更像死于自我封闭。它们能够利用阳光制造养分,然而即便在一模一样的环境中,它也能很快辨认出自己的囚徒处境,很快死亡。

三个月的时间,高地蚁会分巢,他们会以精确角度,距离选择下一个巢位,和地上桉的分布毫无关系。每一个蚁巢的规模几乎完全一样,仿佛某种工业化标准的制成品。蚁巢并不会让一个第一次看见它的人感觉到激动,那只是一个三米多高的小丘,圆锥形,并不起眼。

凯到底看到了什么?

门终于打开,杜鸣迫不及待地冲进去。

 

杜鸣看到了779号监视仪传送的最后画面。黑乎乎的一片。

“看看记录吧。”凯关闭监视器,调用纪录。“实在太让人惊讶了。”

画面在杜鸣眼里逐渐清晰起来。

高地蚁,高地蚁!

铺天盖地的高地蚁是黑色的海洋。黑色的海洋中间,是庞大的巢穴。黑压压的蚁群,从地面向着天空堆叠,它们忙碌着,每一只蚁都在贡献自己的一份。无数蚁的尸骨,混合着同伴的,自己的分泌液,变成一种奇特的建筑材料。每一只蚁的心中似乎都有着蓝图,它们知道自己应该在哪个位置存在,应该在何时到位,何时泌唾,何时死去。源源不断的蚁群从四面八方聚集,踩着先前同伴的尸骨向着更高的界限冲锋。巨型的巢在这样一点点的累积中成型。

最后定型的是一个标准的半球。摄像机容不下这个庞然巨物,只能聚焦在它的底部。这已经不再是一个巢,它是一个建筑,一个殿堂,有着让人叫绝的精妙结构和恢宏庞大的规模。没有人会相信如此的存在仅仅是大自然不经意之间的作品,它的背后隐藏着某种智慧,让人叹为观止。

剩下的蚁群停止了动作,几乎在同一刻,全部的高地蚁都变成了静止的砂石。细微的镜头可以看到触须的微微颤动,它们在同一刻停下,仿佛同时接受了命令的士兵。

巍峨的圆形山丘在静穆中仿佛一个陵寝。

突然之间蚁群又开始骚动,后续军团正在抵达,层层叠叠的蚁群就像池子中的水一般开始向着高处猛涨。镜头上开始出现黑影,那是高地蚁爬过。黑影的出现越来越频繁,很快有高地蚁趴在镜头上不动。镜头迅速被遮盖,变成一片黑压。

杜鸣觉得身上很热。他用力解开脖子上的纽扣。

他突然认识到,对这种小小的生物,他的认识实在过于浅陋。内心深处,他认为自己是个专家,虽然高地蚁身上还有很多东西等待他去发现,然而决不应该是大大超乎预料的东西。是的,研究中有重大缺陷。实验室里的研究过于理论化,必须在自然的环境下,在它们的栖息地进行观察才更有意义。两年多的研究过程中,他逐渐形成这样的想法。但这不过是个想法,距离实现很远。他和大明谈过这个问题,很高兴地看到大明对此深表同意。然而,这并不是简单的旅行,费用庞大,必须层层审批,层层同意,最乐观的日程也要排到五个月之后。五个月并不久,特别是对于一颗久经考验的耐心,然而,此刻杜鸣一刻也等不下去。

此时的塔后城不会再有任何人阻拦他,当然,也不会有任何人来帮助他,而高地蚁却仿佛嘲弄般地以完全不同的状态展现在他眼前。

“我要去那儿看看。”杜鸣神色严肃得可怕。

“那是甲烷层。”

“我可以用梵天号上去,我去过一次。”

“那太危险了!”

“不会有事的,我要去看看,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现象……”杜鸣沉默一会儿,“不能错过这个机会。错过了也许就没有了。”

 

梵天号沿着峭壁上升。窗外是一成不变的刺榕壁毯,盘根错节的蔓藤中间,细柔的须根随着梵天号激起的气流舞动。

四万米高处的那个黑色陵寝是目的地。漆黑一片的屏幕不能再告诉杜鸣任何东西,而他急迫地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黑色的陵寝被数以亿计的高地蚁大军环绕,这一定是高地蚁生命过程中最重要的时刻。

梵天号已经到了设计速度的极限,杜鸣却觉得它慢得像蜗牛。几分钟,也许就错过了。

“杜鸣,能听到吗?”凯的声音有几分失真。

“可以,什么事?”

“各处的高地蚁都在建筑自己的巨巢。每一个聚集地都有巨巢。你不需要去779高地,最近的一个在94号,卡西莫夫高地。”

“好,我明白。”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