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荒世界_江波的科幻天地

关于科学,还有未来的想象

 
 
 

日志

 
 

天空之城 1  

2006-12-25 18:42:24|  分类: 发表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茫茫星海,茫茫星海,何处是家园方向;漫漫人生,漫漫人生,那是谁在吟唱;生命转眼间到尽头,时空却流转不休,空阔的宇宙,魂灵在那儿漫游……”

 

“我走了很远的路来到这里。能不能给我一口水?我实在很渴。我可以用一个馕和你换。”

沙达克沉静地看着眼前的路人,一个风尘仆仆的青年,胡子脏而乱,拉拉茬茬至少半个月没有刮过。他的皮肤很黑,带着粗粝的质感,是长期曝晒的结果。沙达克看着他卸下包裹。包裹很大,和一个健康的成年人相当,分量也相当,质地粗糙,针线却很细致。

年青人打开包裹上的一个口袋,拿出一个白色小包,纱线编织的小包,很精致也很干净。年青人小心翼翼地打开包,里边是排列整齐的馕,一共十个。

“我用一个馕和你换水。”

沙达克仍旧沉静地看着年青人。沉默的注视让年青人有些不安,“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你能听懂我说话吗?”年青人再次问,有些迟疑,他说了帕丁语,然而口音浓重。

“你懂得的语言我都懂。”沙达克终于开了口,“年轻人,水井在屋子里,你可以痛快地喝,可以灌满你的水袋,但是别浪费。把你的馕收起来。”

“谢谢!”年青人欢喜地把一个馕放在桌上,把剩下的馕包上,放回包裹里,拿出水袋,向着里屋走去,留下硕大的包裹在地上。

沙达克若有所思地盯着包裹,然后抬起视线,望着年青人走来的方向。

黑色的荒漠一望无际。

 

端木感觉到某种东西在背后。他一跃而起。一个长者站在眼前,他认出这是此间的主人。端木有些尴尬,“对不起,吓到你了。”

“没关系。你从哪里来?”

“排岭。”

“排岭?很远吗?”

“很远。我已经走了三十天。二十多天没见到任何人。”

“你只能有清晨和黄昏的四个小时赶路。”

“是五个小时。中午太热,晚上又太冷。但我尽量多走一些。运气好,我可以找到沙狮的巢,这样就不用自己挖洞。”

“沙狮的巢穴?”

“是的。它们的巢很宽敞,不介意多一个人睡在那里。靠着它更暖和一些。”

“难道它们不伤害你?”

“它们是我的朋友。”

端木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人,后者正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不相信吗?”

“没有,年青人,不过我知道,猛兽不会总是那么温顺的。那么,你又准备去哪里呢?”

“一个叫做海德什特的地方。哦……”端木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皮纸,小心打开。“这是地图。你看,这里是排岭,这里就是海德什特。”端木把地图递过去,让这个好心人能够看得更仔细些。

地图印制得很粗糙,像是手工作品,方位基本正确,比例错得夸张。这张地图精心地裱在沙狮的蜕壳上,花费了不少心血。

沙达克露出一丝微笑,指着地图,“这里就是排岭?”

“是的。”

“你认识这上边的字吗?”

“这是帕丁文字。我能读出来。排岭,海德什特。还有这里,福尔森,斯塔特。”

“你知道这些字的意思吗?”

“这些是地名。”端木看着沙达克,觉得这个长者的问题有些奇怪。

“那么你去海德森特做什么?”

端木支支吾吾,过了半晌,他说,“我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

“这是秘密。”端木的语气不容商榷。

“你们有多少人?”

老者的问题让端木有了警觉,“我可以告诉你更多的事,但是在此之前我必须先知道你是谁。你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我叫沙达克。这里是中心。”

“沙达克?智者沙达克?”端木惊叫起来,“你就是那个永生不死,掌握着永恒奥秘的沙达克?这里就是海德森特?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

沙达克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很快会升起来,我必须合上井盖。”

“我来帮你。”端木马上动手搬动井盖,然而那仿佛浇铸在地上,根本不能挪动。

“别着急。”沙达克说完这句话,发生了一些奇异的事。水井开始变形,下沉,井盖滑过去,恰到好处地把一切掩藏在地下。端木看着这一切,心情激动。这是智者的力量!智慧可以创造奇迹。他转过头想说些什么,然而目瞪口呆,什么都没说出来。

身后空空如也。甚至连屋子都消失了。端木孤身一人,站立在荒凉而无边无际的旷野上。而太阳马上就要升起来。

 

帕丁是一个大城。城市如巨塔般耸入空中。人站在城市脚下,就像一粒微尘。

传说中,帕丁是空中之城,因为贪欲而得罪上帝,结果从空中坠落。所有的帕丁人被迫生活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忍受各种疾病灾祸的折磨。预言说,帕丁会重新成为天空之城,但是此前它会在大火中毁灭。这是一个奇怪的预言,流传了很久,也许从帕丁来到这个世界开始,预言就已经存在。没有人试图去搞清楚预言说的是什么,帕丁有了自己的生活,一切已经和当年大不相同。然而有一点千百年来一直没有变过——庞大城市里蜿蜒迂回的巷道层层叠叠,没有一个人能够看清整个城市是怎么回事。

拉姆正在无数巷道中的某一条里边走着。他收到一封电信,抬头有三颗红色星星。每一个帕丁人都知道那三颗红色星星意味着什么,他必须无条件地服从信里的内容。这里有某种可能,也许这只是哪个伙伴的恶作剧,然而,用这神圣的标示来开玩笑需要莫大的勇气,拉姆考虑了所认识的最大胆妄为的家伙,仍旧决定按照信的指示去做。

这条巷道没有人走动,很安静,也很黑。微弱的荧光让道路依稀可见,拉姆沉默地走着,渐渐地觉得有些无聊。这种地方适合很多伙伴一起来探险,热热闹闹,有趣地多。当然,那样的探险通常会无功而返,不是被大门挡住去路,就是完全没有通路,渐渐地他们也对这种探险失去了兴趣。还好,来自上层的指令放松了出城控制,这给了大家在荒野上找乐子的机会,兴趣从巷道转移到荒野,固执地保守着老习惯的人被称为胆小鬼。时代变化得很快,拉姆年轻的时候,探索未知的巷道还被认为是严重的离经叛道。

蒂姆每一次都要拉着拉姆去荒野里找乐子。蒂姆是最好的朋友,从育婴房时代开始就是如此。拉姆正经过一个育婴房窗口,他停下脚步,隔着玻璃看十几个嫩绿的小家伙打闹,他们的童年时代也正是这样开始。事实上,拉姆模模糊糊地记得更早一些的事,他应该有个兄弟,来自同一个卵,拉姆甚至模模糊糊地记得他们在卵壳中相互推搡的情形。记得自己的同卵兄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蒂姆就完全不记得。在偷偷潜入育婴房深处察看后蒂姆承认拉姆说的是事实,然而实在不能想起曾经有这样的兄弟。

拉姆注视着打闹的小家伙们。蒂姆再也不和他在一起了。蒂姆和其他伙伴的最大乐趣是找到几个矮人,围住它们,欣赏它们为了活命而苦苦挣扎。拉姆对这种乐子不以为然,甚至厌恶,唯一的一次他亲眼目睹蒂姆站在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旁,他顿时感到十足的恶心和鄙夷。然而蒂姆偏偏是他的朋友,为了推辞,拉姆只有承认自己是胆小鬼,不喜欢离开帕丁城进入荒野。事实上正好相反,他很喜欢出城去。每一次从外边观看帕丁城,拉姆都会被城市高耸入云的气势所震撼。他不知道该如何想象这样的一座城市在空中飞行的场景,然而那一定非常曼妙美好。灯火辉煌的城市在满天星斗的夜空优雅地漂移,那就更接近完美。拉姆在庞然繁复的城市里到处游荡,沉浸在美丽的传说之中,这让他忘掉外边的荒野,忘掉那里的酷热、冰冷和血腥。

拉姆继续走。几个曲折,他看见了信里提到的标示:配门,隐藏在角落里,很不起眼。的确有个密码盘。输入密码之后,门开了,眼前豁然一亮。一条长长的通道,一眼望不到尽头。

拉姆深吸一口气,他要走过这条道,去会见那不曾预期的东西。

那会是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